欢迎访问:好av视频 av在线 av天堂 av电影 亚洲av av女优 日本av 成人av 在线av 欧美av 好看的av电影-首页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最新添加

首页  »  新闻首页  »  古典武侠  »  【晨曦骑士之大坏狼】【上】【作者:redship】【完】

【晨曦骑士之大坏狼】【上】【作者:redship】【完】

09-27   来源:97aisese.com   点击:加载中

简述:...

这个黄昏,熙德骑马回到巡林骑兵营地的时候,意外得发现一辆贵族马车停在营地里。马车上的纹章是三叶草,也就是本地女伯爵的家徽。熙德是穿越者,对这具肉身的记忆不是很清楚,但自问他一个新晋平民侍从,怎么着也不可能和贵族有交情,那么马车载来的人物,大概就是来找他侍奉的那位老骑士的了。  既然不关自己的事情,熙德也懒得搭理,他对这个异世界女尊男卑的秩序不怎么感冒,听说骑士见到女贵族还得跪下行吻脚礼,那还不如杀了他。于是干脆躲那些上层阶级远远得,可以绕到营地的后门,把马牵进马厩。结果一进马厩,以他穿越者强化的体质和五感,熙德就听见了营地小楼上,有女人叫床的声音。  哎哟喂,那老骑士今年该七十了吧,老当益壮啊!  兴致一起,熙德三两步攀上后墙,扒在窗台上向老骑士的卧室里望去。果然,老骑士正在用后入式猛艹一个贵妇,从窗口正看到两人的侧面,老骑士浑身精扎的肌肉闪着茶色的光芒好像健美冠军一样,刀削似的英壮外表和梳理得很好的山羊胡,这样一个经历了沧桑的成熟性感大叔可以秒杀大部分女性了。一比之下床上的女人显然差了一个档次,老骑士的阳具『啪啪啪』得撞击在她松散的臀部上,下垂的乳房也跟着噼里啪啦得甩动。尿液和爱液不可抑制得漏出来把床被弄得一塌糊涂,那女人一看就是高潮得飞起,涕泪横流,把脸上的浓妆都画开了。虽然看脸型大致不是多丑的女人,但过了中年,摆明身体走形,已经不是女人最好的时光了。  熙德皱眉看着那女人吐着舌头浪叫,又看看老骑士一如既往毫无表情的面孔,立刻把眼前的景象归入『工作』之中去了。  一想到成为骑士之后,必须为人老珠黄的地方领主泄欲,熙德就对未来一阵悲哀,要不是去做山贼算了?  那贵妇被整整干了一个点钟才意犹未尽的离开,熙德躲在屋顶上,看着仆从们把双腿都合不拢的中年女人搀上马车,恶心得打了个冷战。  「不是你想的那样。」老骑士好像阴魂一样出现在熙德身后,天知道他是怎么神速得穿上这一身骑士重甲的,「我和艾琳娜自小就相识了,只不过限于身份之差不能成婚,所以我一直留在这里守护她。十几年没见,情难自禁。」熙德苦笑,「您想哪去了,我从来不评价别人,更何况是上司。」「……她确实不年青了,」想到床上那滩污秽,老骑士眉毛抖了抖,「总而言之,这次她来找我,是有任务给我们。」「任务?我们?两个?」虽然号称是『巡林骑兵团』可是偌大的营地里只有老骑士和熙德这个捡回来的侍从两人,毕竟这片林地里除了野猪,什么东西都没有,实在不需要守护骑兵,只是从建制上讲每一个贵族领地都存在罢了。  「是的,据说是市镇里出现了狼人。」老骑士的表情简直是在说,『丢失了一条幼犬』。  熙德嘴角抽搐着,「阁下你也知道我一个新人没什么见识,但狼人是什么水平?能打得过野猪么?」「不用害怕,」老骑士拍拍熙德的肩膀,「可以砍死的。」熙德心里没谱,迄今为止他的对手只有野猪和老骑士而已,狼人什么的,「被咬到,抓伤之类也会变身么?」「放心吧,狼人的血统是遗传的。」老骑士安慰他,「更何况被抓一下十有八九就死了,怎么可能变身呢。」一点也不令人放心!  不管怎么样,上司的命令就得去做,老骑士和熙德奉命来到了闹狼人的城镇。  老骑士和熙德体型差不多,所以找出一副旧盔甲让他穿了,乍一看上去也有骑士的样子,熙德虽然对这副陈旧的甲胄很不放心,但惶恐的市民看到却安心了,还以为贵族们真的派遣了两个精英骑士来拯救他们。  「第一个被咬死的是巡夜人,大家以为是普通的豺狼,结果进林的猎户也死了几个,晚上谁也不敢出来,谁知不久之后那畜生竟然入室行凶了,大家实在太害怕了。」全镇人都聚集在酒馆里提供情报。  「你们为什么不逃呢?」盘问之下已经死了三户人家,简直是斩尽杀绝的节奏啊。  「这小镇在森林里,快马也得大半天,马车就更慢了,平民在入夜前走不出去的。」老骑士摸着下巴,「有见过那狼人的幸存者么?」「只有一个人……」镇民们畏惧得让出一块地,熙德看到那是个戴着红兜帽只露出尖尖的下巴的女孩。  小红帽?按理说你该第一个死吧?熙德走过去,「你记得它的长相吗?就算不知道变身前的样子也没关系,大小啊,速度什么的。」然后小红帽向熙德抬起头,看到了她的脸的熙德说卧槽,他这才知道镇民们一脸畏惧是咋回事,小红帽的眼睛被挖掉了。  「这是第一户遇害人家的孩子,父母在眼前被咬死,不知道为什么那狼人只挖了她的眼珠。真可怜,以前是全镇最漂亮的女孩呢。」有人小声解释。  「丧心病狂。」熙德骂了一声沉默了,他还不至于吐,因为穿越前自己的死相也不咋地。  老骑士摸着胡子,「大致的情况了解了,各位先回吧,尽量一家人聚在一起,有事就大声尖叫,我们今晚会守夜的。」打发走镇民们,老骑士给熙德倒了杯麦酒,「你怎么看?」「我不了解狼人这种生物,」熙德只在小说和电影里见过,「人变成狼型之后,有什么力量,速度上的增幅么?」「有,而且很大,」老骑士取下腰上的佩剑放在桌上,「比如一个人跳远,可以跳过整个剑柄,那么这个人体内的狼人血液觉醒后,能跳过整个剑身。」熙德扭头看着戳到另一边餐桌的剑尖,「你这是长剑诶。」「是长剑。」老骑士严肃得点点头,「这次搞不好会死的,你怕么?」「一开始挺怕,一生气就不怕了。」熙德就是这种人。  老骑士点点头,「狼人不是兽人类,而是那些和恶魔签订契约,获得黑暗神秘的堕落者后代。在审判骑士团的标准课程里,算是相当难的一课了,这次任务是对你是否拥有成为骑士潜质的一次绝佳测验。比我更快处理掉那只狼人,你就算合格了。」「你还真是信任我啊,」熙德瞥着这死老头。  「虽然这把年纪,但能和我对练的,这个世界上已经不多了。」老骑士拿起长剑插回腰间,「我来守上半夜。」熙德看着桌上的麦酒,陷入了沉默,然后他听到身后有动静,扭过头看到那个眼睛被挖掉的女孩,站在长桌另一头,鲜红空洞的眼眶直勾勾得盯着他,和恐怖片里的冤魂一模一样,熙德虽然看上去稳稳得坐在那没有说话,其实寒毛都竖起来,脚都软了,只差一点就吓尿了。  「安妮,安妮你在哪。啊,真,真是抱歉,骑士大人,这孩子没打扰你把?  快带她回去。」两个女人从后门转了过来,年长的向熙德道歉,一边指使另一个和小红帽差不多年龄的女孩,把安妮牵到楼上去。  熙德记得这女人是这里的老板娘,另外那个大概她的女儿。小红帽是她在帮忙照看。  「我们应该看好她的,可是安妮有时候不喜欢和人接近,真是抱歉了。」老板娘把刘海捋到耳后,她穿着低胸长裙,伯根以下白花花的一片,很有料。  「恩,你女儿和安妮关系一直不错吧。」普通人早吓尿了,还敢牵着手一起走。  「哎,其实也不是,安妮家是镇子里的富户,她父亲是贵族夫人的裁缝,平常很少在镇子里的,因为打扮得就和镇子里的孩子们不一样,也不大见到她们玩在一起,出了这事以后她谁的话都不停,我女儿却能劝她吃东西,我也挺好奇的。」老板娘向是想到了什么,突然弯着腰凑到了熙德跟前。  「干嘛。」熙德盯着迫近的乳沟。  「其实我们猜,狼人可能是镇子上的人啊!」老板娘一本正经的告密。  「是么,嘛,你们镇子里也没什么外人,突然出事这么想也是常理之中吧?」熙德点头奉承,目光依然盯着胸,看到一圈黑色的乳晕……这女人也是公交啊,谁都可以上,话说回来这是在色诱他?  「就是嘛!(诶!)所以我就说肯定是镇子上的谁,因为嫉妒安妮家有钱,又能和贵族来往,才会对那么可怜的小 女孩下毒手的!可他们都不听我的!」老板娘气鼓鼓的。  熙德扬起眉毛,「他们?」  「就是镇长他们啦,说什么一定是不久前经过的那个行商人,带来了诅咒之物或者瘟疫之类的东西,才会闹出狼人这样的事情的。」老板娘摇着头,「可那家伙只是个首饰商人罢了,满身的赘肉,怎么可能变成狼人把镇子里的男人杀掉呢。」熙德眯起眼睛,「你们刚才可没提商人的事情啊。」「啊,因为大家也只是猜测啦,那毕竟是上个月的事情,而狼人也只是最近几天而已啊。」老板娘托着腮帮子看着熙德的眼睛,「呐,骑士阁下,你很年轻啊,能成为精锐的审判骑士一定很强吧。想来狼人什么的,在您眼中根本不值一提吧?」不过熙德没看她,连胸都没看,而是敲打着桌面看着窗外,「有趣……」大概是不满熙德的无动于衷,老板娘干脆摸上他的大腿,整个身子都贴到熙德怀里,「骑士大人,您可要,好好保护我们啊。」老实说,穿着一身盔甲,老板娘胸前的乳肉有多么丰润温暖根本感觉不到,不过看一个不算丑的女人在眼前卖骚也满涨男人自尊的,起码穿越以来一直跟着老骑士打野猪的熙德早硬了。再加上不久前看的那场活春宫,也就不管什么狼人不狼人的了,拦腰抱起老板娘扔到餐桌上,先把手探进她裙子,顺着大腿摸了一把,摸到两腿之间一片湿滑,简直和沼泽一样。  真是个骚货,熙德还没怎么样呢,老板娘已经熟门熟路得先把连衣裙扯下来褪到腰间,两腿一盘就缠上熙德的腰,贴过来舔侍从的脸和耳垂。  女人身上劣质香水,酒糟和唾液混合的味道,充斥熙德的鼻腔,熏得他快要背过气去,可是小伙伴强烈抗议他理智上把这个女人举起来丢出去的打算,所以熙德只好任由女人掏出自己的阳具,看着她沾了点口水湿润一下,就引导着插入了老板娘的肉穴。老实说,穿越到这个世界的第一次,熙德简直是被这骚货给狂肏了一样,被动得看着老板娘来回挪动大腿和肥臀,阳具摩擦在她湿润的阴道里。  然后熙德突然想起老骑士面无表情得猛艹那个女贵族的场景,突然觉得何其相似。于是心底不知从哪里升其一股怒气,熙德把女人举了起来,正爽到一半的老板娘尖叫了一声,诧异得看着熙德。  「给我记着!做爱,只能我主动!」熙德把她翻了个身扔到桌子上,抱起老板娘雪白的屁股,猛得插了进去。  「啊!啊!好痛!要裂开了!要裂开了!快拔出来啊求你!」被入了后门的老板娘惨叫着,在熙德听起来,这可比她刚才发春卖浪的呻吟美妙多了。  「艹!艹!艹!艹!冲锋吧!草泥马!」熙德狂笑着来回抽插冲刺,好像骑着真马一样,女人滚圆的臀部和他的小腹撞击时的触感,简直欲罢不能。而未开包的后门的紧致,根本不是这烂货松弛的阴部的触感可以比拟的,「艹!!!啊哈哈哈!」「啊啊!!」熙德狂啸着射精了,穿越以来第一次畅快淋漓得射精,天知道积累了多久的量涌入老板娘的肠道,整个下半身在撕裂的剧痛中犹如被岩浆贯穿的刺激感,使得老板娘在瀑布般高潮失禁之后,上半身如死猪般『蓬』得砸到桌上,最近流着白沫昏死过去。  熙德把阳具拔出来,捡起扔在桌上的裙子擦掉身上的秽物,然后随手把裙子扔到老板娘汗涔涔的后背上,满意得看着失神的老板娘双腿痉挛着,淡黄色粘稠的精浆止不住从菊门涌出来,沿着她双腿在地板上流得到处都是。很有成就感。  然后熙德转过头,看到盔甲上结了一层寒霜的老骑士站在酒馆门口冷冷得盯着自己,「我应该说过,遇到狼人的话,再尖叫。」熙德缩着脖子把裤子系好,捡起长矛乖乖守夜去了。  虽然还没入冬,深夜的小镇却寒气逼人,尤其刚射了一发的熙德也觉得吃不消,只好楼着长矛在大路上来回晃悠取暖。心里一阵埋怨,什么该死的狼人还不块出现。  可惜这一整夜都没有狼人的影子,好像那狼人真的是镇子里的人,知道来了审判骑士就不出现找死了。害的熙德白站了大半夜,结果早上那老板娘还把他的早餐煎蛋给搞糊了,大概是报复他害的一个月不能坐椅子吧。  老骑士依旧面无表情得吃着石头一般的黑面包,「得想办法把隐藏在镇子里的狼人找出来。我年纪大了可经不起一直守夜。」胡说八道!你长得和终结者一样会怕冷!而且大半夜都是他守的啊!熙德在心里怒骂老骑士,然后低头作沉思状假装是在想办法。  两个骑士沉默着,这个时候老板娘的女儿牵着小红帽下楼,只是下台阶就走了半天。  熙德盯着两个女孩看了一会儿,突然开口,「为什么是眼睛呢?」「什么?」老骑士没明白。  「喂,女人,」熙德扭头打了个响指,指着小红帽对正瞪着他的老板娘比划了一下双眼,「她这是什么颜色的?」「瞳色?」老骑士不明白熙德为什么问这个,但也瞧着老板娘。  大概是昨晚的丑态被这个帅气大叔骑士看在眼里,老板娘红着脸,「是蓝色的,好像宝石一样,非常漂亮,让人一见就印象深刻。所以说,真是可惜了。」「诶,金发碧眼么,那真的可惜了啊,可以长成亭亭玉立的美人的。」熙德眯眼看着两个女孩牵手走出酒馆,相比之下老板娘的女儿就普通多了,莫非,看到以前嫉妒的对象这份残状,心里开心多了才会一直在身边照顾?熙德心中恶意的揣测,他不由得联想起前世看到过连环狂肏犯挖掉受害女性的眼珠让对方无法指证自己的传闻,令人恶心的是某个受害者的丈夫看到老婆的痛苦反而异常兴奋,还成了模仿犯……莫非狼人就是老板娘的女儿!  熙德跳了起来,「阁下,我觉得我们应该去看看那狼人作案的现场!」「你有什么想法了么,」老骑士喝着茶,「也好,说不定可以找到突破点。」第一目标自然是小红帽的家,看得出确实是富人,毕竟是在女尊的世界做裁缝,不想富都难,可惜漂亮的房屋和精致家具都被毁坏的不成样子,好像暴风雨席卷过一样,地板上残留的暗褐色血迹和墙壁上粘着的肉片,更是把这种惨状放大了一万倍。  「狼人的破坏力这么强么。」熙德皱着眉头,他本来指望找到足迹,爪痕之类的,可是现场破坏实在太严重了。  「因、因为是几天前的事情了,当时还没这么乱来着,不过,她家确实很有钱,可能,是有镇上的人偷鸡摸狗吧……这群人真是……」带路的老板娘脸色很难看。  「你回去看着女孩们吧,其他的袭击地点我们自己会去。」老骑士也看出老板娘不舒服,毕竟这个世界的人不知道什么案发现场的重要性,大部分人对熙德研究尸首位置的行动都很不解,「你看出什么了么。」「什么也没有。」熙德不过是个半调子,怎么可能真的会判案,「我本来想估测那狼人的体型的。虽然体能剧烈的强化,但骨架子,应该不是那么容易变化的吧?」老骑士沉默了一会儿,「不错,胖人变身后大概也会比瘦人壮硕一点。可是以此为根据未免太武断了。人类的体型差距还不至于那么大。」「可如果那狼人就是可以一眼识别并推测出其身份的特殊体型呢?那就没什么话好说了吧!」熙德微笑着,「我们再去其他几处被害人家看看。也许能证实我的推测。」可惜剧情根本没有向侦探小说那样顺利推进,最有力的发现就是某处被害者房屋上超过正常人尺寸的爪痕以及某处庭院上的脚印,就算小 女孩变成的狼人,也未免太大了。完全是成年种,而且这几处受害者根本没有孩子,不可能和老板娘家的女儿或者安妮有任何联系,线索断了。  「只是单纯暴虐的滥杀么,我还以为完全的无辜者只有最初发现狼人的守夜者一人而已呢。」熙德头疼了,他是肌肉解决问题教派的啊!  「莫非你察觉到什么不妥?」老骑士感觉很敏锐,「难道你已经有怀疑的对象了?」「喏,怀疑的对象」回到酒馆的熙德对着门外替安妮扎辫子的老板娘女儿努努嘴,「不过现在看来是错误的,如果只是无差别杀人还好说,可不管怎么样,留下活口还只挖眼睛和狼人的行动模式相差太远了,简直是复仇性质的行为,除了『有内情』之外根本没有其他的解释。『嫉妒镇上最漂亮的女孩』的理由,对于新觉醒无法控制自己力量的幼崽来说已经足够了。虽然爪痕和脚印以及证明不符合,但我更奇怪的是,仅仅如此的话袭击安妮家以及足够了,从昨晚那家伙避开我们的情况看,是有一定的智慧和自制力的。可既然如此,为何还要冒险继续破门而入呢,纯粹是为了杀人吧!但动机呢?剩余的受害人家的共同之处,也仅仅是比较富裕罢了,但仇富,能成为一个小 女孩杀人的理由吗?」「共同点的话,也是有的啊。」酒吧女老板不知什么时候走到熙德身后,把他吓出一身冷汗,还好她没听到熙德怀疑的是谁。不过,「什么样的共同点?」「都有家人在为贵族夫人工作吧?」老板娘说。  「确实,因为仆从出事,才发现镇子里的情况,专程请我们的。」老骑士点头确认。  又牵扯进了贵族?熙德觉得脑细胞不够用了。这样看来他刚才的论断是走进了一个误区,如果确实如证据所示,是成年人在作案的话,可能那家伙只是单纯的杀人狂魔和恋童癖。至于袭击目标都是贵族的仆从,也可以用嫉妒来解释,但这样一来搜查嫌犯范围就大了,不彻底研究受害者生前的交际网,是无法得出结论的,哪怕是这么一个小镇也是,更何况他们还只有两个人。  「那么,我们分头行动吧。」熙德沉思了一会儿,「有一个人留在镇子里,想必那家伙也不敢明目张胆得跳出来。」老骑士看着他,「你想干嘛去?」  「进一趟林子,守夜人的死可能是突发状况而且早就被清理过也无从研究了,但是之后还有几个死在林子里的猎人,这片林地没有食腐动物,尸体大概能保存下来,我得去看看。」熙德一定眼亲眼见到残骸才罢休,因为镇上死者残破的遗体早就被掩埋了,堆在一起根本无法区分。更何况现在守在镇子里实在太被动了,要知道那些恐怖电影里杀人魔都是一个个把所有角色干掉的,得先从这个圈子里跳出去才行。  于是两人分头行动,熙德只是侍从,没有向贵族效忠是不能佩剑的,侍从的长矛和战戟并不适合在森林里施展,所以另外向猎户家借了十字弩和斧子,盔甲也脱掉了大半,只留下护臂和肩甲防住要害,嘛,潜意识里熙德还是觉得自己的对手是一条狗。  穿越以来一个人穿梭巡察林地已经是日常了,追踪也是这个时候迅速获得的技能,熙德的脚程更快,很快就找到了尸体,可现场情况再次出乎他的预料。  这些猎人,是死于剑伤。他们的尸体大都被切成碎块,伤口平整是锋利的刃器,但致命之处,是咽喉,心脏等要害部位的刺击,看样子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八成是熟睡中被暗杀的,可是怎么可能,受命来追踪狼人的家伙,这么大意?  然后熙德又有了发现,那是一具腐烂的尸体,起码死掉一个月了,从他身边坠落散落的马车和货物,八成是那个行商人,从现场的位置看,似乎是从马车从山道上滚落,可有趣的是,他是被狼人杀害的,喉管都被撕开,胸腔给掏空了。  而拉车的马匹也不见了,也就是说杀人的狼人很不成熟得伪造这个现场,大概是期望数年后被人发现只剩下一堆白骨吧。  顿时,一股莫名其妙的诡异感萦绕在熙德的心头,好像,不大对劲,总有些说不上来的奇怪地方。  带着越来越多的疑惑,熙德回到了镇子上,还没进酒馆,就闻到一股血腥味。  不会吧!  踹开门冲了进去,熙德第一眼就看见女老板倒在血泊中,她的身体断成两截,上半身扔在吧台上,下巴上掉在凳子下面,内脏和肠道还连在一起,是从中间被撕开的。  酒吧的角落里,小红帽如鬼片一般坐在那,但现场的惨烈,反倒反衬得她不那么恐怖了。  「狼人去哪里了!老骑士呢!」熙德冲过去抓住女孩的手腕,果然,没有伤害她么。  小红帽打着哆嗦,嘴唇发紫,眼眶里涌出鲜血,这样子简直要吓死人,可熙德知道她大概是在害怕。  看这女孩不能给他更多的提示,熙德只好撇开她盯着地板,果然,有血迹,顺着找过去好了。  沿着血迹一路狂奔,熙德穿过了半个镇的人家,这些人全都死了,而且战斗的痕迹非常明显,看样子那狼人是被老骑士一路追着打,可是却依然有余力杀死周围的市民,简直难以置信。以老骑士那个强到丧心病狂的变态,也拿不下那头狼人么!不,可能真的不行,那家伙太老了!  一路追到镇子边缘和丛林交界的地方,熙德总算看到了,手持双手剑的老骑士,好在他盔甲上只沾了些血,但并没有破损,除了喘息时肩膀抖的比较厉害之外,应该没什么事。还有与他对峙的,鲜血淋漓的狼人。  熙德第一次见到真的狼人,如狼一般突出的吻部和獠牙,全身的灰蓝的鬃毛,基本上就是正儿八经的狼人样子,可是身高只到熙德的胸部,果然,并不是成年人!  「喂!」熙德大叫着端起弩射了一箭。  狼人早就注意到熙德的到来一个飞跃闪过了箭矢,而老骑士也在这个时候冲了过去,和狼人撞在一起滚下了山坡。  「老头!!」熙德大叫着冲到林地边缘,底下都是灌木丛,也不知他们滚到哪里去了。  他妈的,这算什么事。坡面实在太陡了,更何况底下也不知道什么情况,还有个狼人,熙德也不敢贸然跳下去,只好绕道。  等他狂奔着冲到山坡下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了。老板娘的女儿身体倒在老骑士脚下,脑袋滚到几步开外,赤裸瘦小的身体上还残留着鬃毛,很难想象这个女孩竟然是刚才那样恐怖的怪物。  老骑士面无表情得看着脚下女孩的尸身,默默收剑入鞘。  熙德走了过来,皱着眉看看女孩的身形,又抬头看了看山坡上厮打踩出来的痕迹,「脚额外的大啊。」这样就和其他的现场对上号了。可是,这算什么,就因为脚额外大一圈?他就把这个嫌疑人忽略过去了?  「算你合格了。」老骑士拍拍熙德的肩膀,把甲胄上的凹陷指给侍从看,「如果不是你的提醒,她突然偷袭我的时候,我就已经死了。」肋骨断了吧,这老头,还真能硬撑啊。  最后的结局,那女孩突然爆发时,又杀了很多人,但镇里的人大部分都得救了。死者被下葬,狼女的尸体用石灰密封,由贵族夫人派人回收并送往附近城市的神官那研究解剖。贵族夫人免除了镇子三年的赋税并送来了补给抚平这场灾祸的创伤。而小红帽,大概是发现自己一直处在狼人的鼓掌之中,精神已经被世界的恶意彻底摧残,根本说不出话来了。熙德也不知道她的结局,但大致是被贵族的仆人带走了。至于老骑士,也得到贵妇的奖励sex。  「啊!啊!啊!」  熙德目无表情得蹲在马厩里,听着楼上贵妇的浪叫冲破云霄,数着贵族赏给他的钱袋里的银币,三十枚银币,这就是他在这次事件中的表现得到的奖赏。其实他什么都没有做到,这大概是看在老骑士面子上的安慰,而且实际上,对于整个事件,他依然有很多搞不懂的地方。  比如行商人和那些猎户的死亡,真的是老板娘女孩杀的么?作案时间和动机根本没法解释。要不是亲眼见到狼人和尸体,他根本就无法相信……不对,他好像,并没有亲眼看到什么东西吧?  熙德皱着眉头,缓缓站了起来,扭头看着二楼老骑士的卧室。整件事不对,可是又缺乏一些关键,所以他一直无法看破全局。  一扭头看到驾车把贵妇载来的男仆,熙德干脆走到他身边,「喂,这一对都这么大把年纪了,还经常这么折腾么?」男仆瞥了熙德一眼,保持着贵族仆人的傲慢和无礼。直到熙德把手里的钱袋扔到他脑袋上才开口,「骑士阁下是夫人的老情人了,不过夫人身边的侍奉很多,不是出事不会想到你们的。」纯粹是利用蛮夫的武力么,还真是有够无情的。熙德摸着下巴,「前些日子,是不是有行商人到过贵府上?」男仆奇怪得看了他一眼,「是啊,是来卖首饰的。这样的行商人,经常拿一些古怪玩意拜访本地的贵族的。」「你们夫人买了什么?」  「下仆!不许交头接耳!」随行的女仆打断了男人们的情报交流,熙德意外得看着这女仆,好丑!黑矮胖!怎么回事!堂堂的贵族这种门面?  「看什么看!去放你的马吧侍童!」女仆一出现男仆就大气都不敢出了,这也是女尊世界的特色啊。  熙德摇了摇头,踢着石子向森林里走去,管它呢,既然告一段落就这样吧。  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不是么?  后来他知道,这件事远远没有结束。  字节数:18872  【完】     =600) window.open("http://attach.s8bbs./attachments/Mon_1509/274_6222036_b99725fed52a027.gif");" >


评论加载中..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99re久久热视频 99re久久热最新地址获取 超碰在线观看 97影院 97韩剧网 啪啪啪 日日啪]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WARNING: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版权所有2013-2016